歡迎光臨 下書網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鍵)
手機看小說:m.shutxt.com
當前位置:下書網 > 全部作家 > 現代作家 > 高行健作品及代表作推薦

高行健

b151f8198618367afa05ac0e29738bd4b21ce551.jpg高行健(1940- ),法籍華裔劇作家、小說家、翻譯家、畫家、導演、評論家。

高行健祖籍江蘇泰州,1940年生于江西贛州。1962年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法語專業,1987年移居法國,1997年取得法國國籍。200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并因此成為首位獲得該獎的華語作家。直至2010年,他的作品已經被譯為36種文字。代表作有小說《靈山》、《一個人的圣經》,戲劇《絕對信號》、《車站》等。

1962年,高行健從北外法語系畢業后,在中國國際書店從事翻譯工作。

1969年與相識12年的女友結婚。兩人育有一子高杭,

1970年,被下放到干校勞動,期間曾到安徽寧國縣港口中學任教。1973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75年,返回北京,任《中國建設》雜志社法文組組長。1977年,調任中國作家協會對外聯絡委員會工作。1979年5月,作為全程翻譯,陪同巴金等中國作家訪問巴黎,回國后高行健發表了《巴金在巴黎》。同年,發表中篇小說《寒夜的星辰》。

1981年,調任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編劇。同年,發表評論集《現代小說技巧初探》。1982年,與鐵路文工團編劇劉會遠共同創作的劇作《絕對信號》,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首演。1983年,《車站》在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首演,由于“清除精神污染運動”,很快被禁演。

1984年,發表中篇小說集《有只鴿子叫紅唇兒》。1985年,在北京與雕塑家尹光中舉辦泥塑繪畫展,開始受到海內外媒體的關注,這是高行健至今在中國大陸舉辦的唯一一次畫展。同年,應邀赴歐洲五國(德國、法國、英國、奧地利、丹麥)訪問八個月,在柏林世界文化之家舉辦了個人畫展,獲得了超乎意料的成功,賣畫獲“巨款”四萬馬克,從此高行健開始了以畫養文生涯,獲得了更多寫作上的自由。1986年,由于“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劇作《彼岸》被禁演。 

高行健作品夠把理論思考與創作實踐完整地融合在一起,使其作品不會像其他作品那樣空洞,而是有了堅實的根基。敘述的作品、交流的作品、趣味的作品、復調的作品、動作的作品和完全的作品,這六種作品形態是高行健所追求的。這六種作品形態被眾多的學者依照不同的角度作了探討和研究,恰恰相反,關于高行健的作品在中國卻很少有人問津,原因是高行健的作品大多闡述的是民間的文化,比如原始野性面具以及民俗等特質。在研究高行健作品觀念的過程中,這并不是一個多余的話題,反而更能展現高行健作品觀念的先鋒性意義,野性思維的產物即為“野性文化”。在筆者看來,我們可以說,高行健追求的是純粹的精神狀態與野性的思維方式,而不是高行健提倡的是野性文化形態本身,高行健這種對野性文化的追求直接體現在他的作品《野人》中,我們通常將“未馴化狀態的思維”稱為野性思維,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思維方式已經瀕臨滅絕。在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中,依然在相對受到保護的地區存在著這種野性的思維,如藝術。未被訓化的野性思維也越來越被重視,而且被當做活躍我們藝術思維的方式#針對野性思維和野性文化,專家學者通常會認為:野性文化是一種藏污納垢的文化,而野性思維則是一種相對落后的思維,混淆不清的思維#但是學者高行健卻不那樣認為,他一直堅持:野性文化是具有無限生命力的一種藝術,在現代作品的形式或是觀念中,都存在著野性文化的影子。高行健一直希望這些“種子”在現代的作品中能夠生存甚至繁衍。 

2000年10月12日,瑞典文學院宣布將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高行健。高行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引起廣泛爭議。  爭議第一是因為高行健知名度不高,代表性作品不多,書籍的文學價值普遍認為不足以代表中國文學,許多學者、評論家認為這是出于政治目的。爭議第二是指評委馬悅然舞弊,高行健作品的瑞典文翻譯者正是諾貝爾文學獎評委馬悅然。  而在諾貝爾文學獎頒發的十天前,高行健將他作品瑞典版的出版商,從Forum換成了Atlantis。Atlantis出版社恰恰是馬悅然一位朋友。

靈山

簡介:《靈山》,高行健的一部長篇小說,他憑著這部小說獲得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小說緣起作者被誤診為肺癌,想要遠離被冠之以“真實”的他所處的社會,才有了作者游歷長江流域的經歷。這份經歷正是《靈山》的原始素材。主人公在書中看似在尋找靈山,實則小說描述了“一人的追求內心的平和與自由。”瑞典學院在新聞公報中指出,《靈山》是一部“無以倫比的罕見文學杰作,也是一部朝圣小說”。劉再復說“它揭示了中國文化鮮為人知的另一面”。 靈山真實地記錄了一個八十年代的中國大陸知識分子的生存現狀和心靈軌跡。 生活施虐作家,作家施虐文字,文字施虐讀者。美

一個人的圣經

簡介:《一個人的圣經》是著名旅法華人高行健的代表作之一,憑借《一個人的圣經》和《靈山》等作品,高行健于200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由此成為首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文作家。瑞典科學院對高行健作如下評價:“具普遍價值、刻骨銘心的洞察力和語言的豐富機智,為中文小說藝術和戲劇開辟了新的道路”。《一個人的圣經》可說是《靈山》的姐妹篇,和《靈山》同樣磅礴。不僅把中國當代史上最大的災難寫得極為真實,而且也把人的脆弱寫得極其真切,令人驚心動魂。《一個人的圣經》不僅成為一部扎扎實實的歷史見證,而且成為展示一個大的歷史時代中人的普遍命運的大悲

絕對信號

簡介:在為《絕對信號》的演出樣式進行藝術構思時,林兆華導演說:“這個本子同現在通常上演的劇本不一樣,既不能用老的劇作法來要求這個戲,也不能用老辦法去演。”高行健同意林導演的這個意見。公演之后,散了戲也常能聽到觀眾們的議論:“這和以前看的戲不一樣。”Www.XIAboOk.com

車站

簡介:《車站》是高行健正式寫作的第一個劇(如果不算他在文化革命中燒掉的十個未發表過的劇本的話)。當時他剛從作家協會外事處調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據高行健回憶,他當時向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副院長于是之講了三個構思,先是《絕對信號》取得轟動性成功,高行健和林兆華隨后又搬出《車站》。   《車站》講述了一個簡單之極的故事:在一個郊區公共汽車站,星期六下午,各式人等來此等車進城,為排隊秩序等鬧了不少糾紛,但幾次有車過都不停。人們發現已經等了一年多,夜來了,雨雪來了,他們明白了此站早已取消,卻舍不得不等下去。只有一個"沉默的人"早就離開車站,步行進

有只鴿子叫紅唇兒

簡介:“在蔚藍色的天空下,耀眼的陽光里,你仰望著一群鴿子帶著嗚嗚的風哨,從院子上空飛過,又掠過比鄰的樓屋的屋頂,消失了。”    這的確是個陳舊的場景,可這場景依然令人悵然、感動。    紅唇兒在一個早春的早晨飛走了,水洼里的天空很藍,紅唇兒的翅膀扇起料峭的風。    紅唇兒飛走了,我們抬頭,也分不清天空里哪個灰點是紅唇兒。    可是紅唇兒還會飛回來,會的。

高行健相關文章

簡介:收集與高行健相關的一些散篇。瑞典皇家科學院在新聞公報中指出,高行健的長篇巨著《靈山》是一部“無以倫比的罕見文學杰作,也是一部朝圣小說”。劉再復說“它揭示了中國文化鮮為人知的一面”。除了西方的贊譽,港臺文壇對高行健亦有極高評價。著名作家董橋表示,高行健的作品極具創意,永遠不會重復自己,視野廣闊,氣勢不凡,成就是世界級。曾經翻譯過高行健數個英語劇本的香港中文大學翻譯系教授方梓勛,指高氏作品著重人性描述,帶有個人主義色彩,有時亦會摻入佛學和禪的思想。戲劇方面,方教授認為故事性不強,但因為充滿人性,容易令觀眾投入。他估計,這可能并非

三地走势图连线200期